2018/10/4    
2018/9/24    
2018/9/24    

今天七夕唉,都没有人发个贺文吗😔

 

那年夏天,我看着他走远。

他回头,我却避开他的目光。当我再次抬头,只看到他消失在天边的身影。

从那以后,我时常远望天际。

我希望,他能再回头看我一眼。

我望了七十六年。

 

我是魔4

紫胤话音未落,对面黑团子中探出一个脑袋。


“大叔,你说真的吗?”众人僵住,忘了去扶晕倒的屠苏,惊恐的看向紫胤真人。


紫胤被一声“大叔”噎住,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:原来我在越儿心中是这个形象吗!?我有这么老吗!?

一道惊雷轰的一声劈下来,落在依旧维持着冰山脸的紫胤身边,在地上烧出一个焦黑的洞。


陵越被这道雷吓了一跳,半张脸又缩回到团子里去,只露出一双眼睛怯生生地望着身前的人。叫大叔当然不是他的本意,但是眼前这个人长相实在让人纠结,叫叔叔吧,这个人却满头白发;叫爷爷吧,长得又挺年轻。于是我们冰雪聪明的陵越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叫法。他才没工夫关心这个...

 

我是魔1-3

旧文重发,希望大家不要嫌弃,

ps.ooc预警,应该是个养成系甜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去往蓬莱的前夜,屠苏一个人坐在屋顶,捧着平时碰都不碰的酒壶,自斟自饮。他舍不得啊,舍不得晴雪,舍不得兰生,舍不得那么多同伴,更舍不得他的陵越

虽说屠苏酒量不差,但毕竟鲜有喝酒之时,不一会便迷迷瞪瞪,醉过去了。而心事重重的他,自然不会发现树丛中隐匿的紫色身影。

陵越已经默默的在下面站了几个时辰了,自从屠苏提壶上房,他就一直守在下面,一直等到屠苏喝到夜深,也没有去阻止他,毕竟共同生活了八年,彼此的心意自然是了解的,陵越知道此时屠苏需要的是什么。直到屠苏喝的酩...

 

常樾,题目没想好的一个片段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常剑雄端着酒杯,醉眼朦胧。
他坐在从前与时俊青一同喝酒的小酒馆里,灌着七年前时俊青留下的酒,想着七年未见的爱人,七年未见的仇人。

深夜的酒馆没有什么人,常剑雄坐下来,又及其顺手的拉开了另一个位子,愣了半响,苦涩的笑了: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给他拉开凳子了。他摇摇头,自己斟了两杯酒,轻轻碰了碰,一饮而下。辛辣酸涩的液体从口腔滑落到胃里,来带着鼻子也酸起来。他猛地吸了吸,低头又倒上一杯。这时,好像有人坐在了他身边的空位上,端起杯子。常剑雄恶狠狠地抬头,想要轰走这个抢走时俊青位子的人,却猛地撞进了一双水润润的眼睛里。

这双常剑雄无比熟悉的眼睛,...

 

© 等521 | Powered by LOFTER